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们输给的是母亲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11:57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哥伦比亚最大的毒枭拉姆斯最近快气疯了。毒品接连被查获,这不但使他损失了几名得力的干将,还失去了许多老主顾的信任。

拉姆斯开始怀疑沿用了多年的运毒方式。拉姆斯的制毒工厂建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。名义上它是一处专供富翁休闲的疗养胜地,实际上岛下是一座规模庞大的毒品基地。拉姆斯用渔船将制毒原料运到岛上,加工成冰毒后,再用渔船运往各地,销售给当地的贩毒黑帮。

以前拉姆斯会让手下将毒品塞进鱼肚,伪装一番后从海关蒙混过去。如今海关动用了先进的缉毒仪器,再用鱼肚藏毒的话风险很大。后来拉姆斯尝试过用人体藏毒、把毒品溶入牛奶、制成假药片等方法运毒,效果都不好,损失更惨重。

他忍不住冲手下大发雷霆。这时,拉姆斯的儿子向父亲推荐了一个叫史密斯的人。

史密斯?他是干什么的?拉姆斯压下火气问。儿子说:他是个动物学教授,曾因走私罪被判了两年刑。

儿子告诉拉姆斯,史密斯能用鸽子走私。他事先把走私品绑在鸽子身上,然后偷偷地放飞。这样鸽子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过边境,将走私品带到他指定的地点。由于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鸽子身上还有玄机,他从中大捞了一笔,后来由于妻子的揭发,他才落入法网。

拉姆斯一听,大感兴趣,马上把史密斯带来。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拉姆斯答应史密斯,只要他帮自己贩毒,每成功一次就付给他毒资的百分之十作为酬劳。可如果你失败了,不但一个子儿都捞不到,我还要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。拉姆斯凶狠地说。

放心,如果不是我老婆出卖我,我早已是亿万富翁了。面对拉姆斯的威吓,史密斯不以为然。但他提出,如用鸽子运毒,那必须要用半年的时间来训练鸽子才行。半年?拉姆斯摇头说不行。那些已付了定金的买主正等得心急,别说半年,再有半个月不给他们送去毒品,他们就会翻脸不认人。

史密斯考虑了半天,提出可以用海鸥代替信鸽。他会在海鸥的中枢神经上植入一种遥控装置,10天之内保证把毒品安全送给买主。拉姆斯听后,马上命人去捉海鸥。果然,海鸥比信鸽听话,而且它们身上能绑更多更重的毒品,10天后买主满意地收了货。拉姆斯大喜过望,问史密斯怎么办到的。史密斯得意扬扬地说:这全靠我设计的那套遥控装置。那些带有电磁脉冲的遥控装置,一旦植入海鸥的中枢神经,它们就得乖乖听我指挥。不然我一摁手里的遥控器,它们的身体就会剧烈疼痛,异常痛苦。因此就算我下令让它们自杀,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海里。拉姆斯听后,拍案叫绝。

连续几次用海鸥送货成功后,拉姆斯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。他命令地下工厂夜以继日地生产毒品,他要把以前的损失尽快地赚回来。这时,史密斯却跑来告诉他海鸥出现了异常情况。

拉姆斯来到海鸥笼前。只见那些海鸥毛发杂乱,双目赤红,在笼子里焦躁不安地乱扑腾,还不时发出凄惨的叫声。拉姆斯问:这些畜生出了什么事?史密斯说海鸥们到了产卵期,要飞回海岛上产卵,孵化后代,因此性情变得十分焦躁。拉姆斯不假思索地说:我明天要运一批价值一亿美元的毒品。你必须让这些海鸥安静下来,乖乖地为我送货。等做完了这趟生意,就把它们全部杀掉,另换一批雄海鸥。史密斯还想说什么,拉姆斯却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第二天,海鸥们上路了。可不久,接货地点的人就打来电话,说海鸥今天格外不听话,只在天空盘旋尖叫,却不肯降落,他们无法取下毒品。那可是一亿美元的毒品哪!拉姆斯不敢怠慢,与史密斯一起坐快艇赶到了接货地点,果然发现海鸥们全部都盘旋在半空中,没有一只肯降落下来。给我开枪打下来。拉姆斯咆哮道。可枪声一响,海鸥们全都惊慌而散。

拉姆斯急了,一把拽过史密斯说:快把这些畜生给我弄回来,不然我宰了你。史密斯手忙脚乱地摁动手里的遥控器。受到控制的海鸥又都飞了回来,可仍旧不肯降落。拉姆斯冲着史密斯吼道:你不是说用遥控器可以让海鸥乖乖听话吗?

史密斯无辜地辩解:我说的全是真的。你看那些海鸥,虽然不肯降落,但它们的身体正在经受着折磨,可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如此坚强。拉姆斯看见那些海鸥痛苦地抽搐着,可它们为什么宁肯忍受巨大的痛苦,也不肯屈服呢?

就在这时,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乌云,史密斯定睛一看,脸色都变了:天哪!雌海鸥的惨叫引来了海鸥群。不一会儿,遮天蔽日的海鸥群拥了过来,围绕在拉姆斯一伙周围,向他们发起进攻。

拉姆斯与手下拔出枪,不停地射击,可数不清的海鸥怎么杀也杀不完。他们抱头鼠窜,但成千上万的海鸥堵住了他们的退路。不到10分钟,这群人的身上、手臂上、脸上到处被海鸥啄得鲜血淋漓。拉姆斯惨叫着揪过吓傻了的史密斯,用尽力气大叫:快,把这些海鸥赶走!

可史密斯早已自顾不暖。很快,拉姆斯与手下们便倒在海鸥的轮番攻击下。拉姆斯临死还喃喃自语:想不到我竟然输给了这些海鸥

史密斯的衣服被海鸥啄得七零八落,体无完肤。这时,他猛然想起一件事,不禁用最后的声音说:拉姆斯先生,我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。怀了孕的海鸥,就算你砍断它的翅膀,它也会义义无反顾地爬回自己的巢穴生生育后代,我们输给的是母亲

男装夹克

营口西服订制

陕西定制工作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