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太子妃长得太美太子出使宋国后成他母后了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2:45:10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太子妃长得太美,太子出使宋国后成他母后了

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宣姜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一支华丽的车队缓缓地行驶在通往卫国的道路之上,满载金银的车辆发出吱吱的声响,旗杆上“齐”字大旗来回飘荡。就如同车中紧握双手的少女心情一样,纠结、缠绵、而又雀跃不已。如瀑的长发掠过少女的耳垂,她抬起头远眺着前方,忽闪忽闪的睫毛下,是一双琥珀般的大眼睛。她叫宣姜,齐国的公主,即将出嫁卫国太子,故土难离的忧伤并不能消磨掉她心中的欢喜、期待与忐忑。

急子卫国太子,一个英俊的少年,宣姜在宴会的帷幕后偷偷看过,十六岁的他儒雅、阳光、温和、善辩,于齐国王庭宴会大放光彩。她的父亲齐僖公对急子很满意,将宣姜许配给了卫国。而她们将再次相遇,并相伴终生,比起乡愁宣姜更多的是雀跃。

卫国到了,在迎亲队伍的接待下,宣姜由侍女搀扶着走向了婚礼的殿堂。大红盖头下,宣姜在新郎的搀扶下,走过了层层阶梯。阶梯上“叮、叮、叮”的声响,仿佛敲打在她的心间,她欣喜不已:小小卫国为她修建如此豪华的宫殿,急子有心了。

夜幕降临,红烛下红妆尽去,宣姜一双明眸忽然失去了光彩。她的急子不见了,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而丑陋的面容。他发出了低沉而坚决的声音:“急子正在出使宋国的路上,他回不来了,我是他的父亲卫宣公。”宣姜如坠冰窟、四肢发凉,卫宣公她听说过:急子的父亲,而急子的母亲则有两个身份——急子母亲、卫宣公继母。

列国盛传卫宣公父亲在世时,他就和继母夷姜私通,生下一子急子。即位后,更是纳夷姜为王后,急子自此成为卫国太子。一行清泪缓缓流淌,宣姜琥珀般的大眼睛永远失去了那份灵气。她是尊贵的齐国公主,可她也是一个柔弱的女子,面对卫宣公,她能如何?

自宋国归来的急子得知消息,面无表情地接受了父亲重新挑选的太子妃。但行礼时,温和的眼角间一道冷冽的目光,刺痛了宣姜的心。卫宣公对急子识时务的表现,非常满意,哈哈大笑声中带着宣姜扬长而去。

转眼间,十数个岁月悄然流过,岁月没有在宣姜脸上留下任何痕迹,她美艳依旧。凉亭下,两个衣着华丽的少年,在向宣姜诉说着些什么。那是她的两个儿子,公子寿和公子朔,一个和哥哥急子一样儒雅,一个像父亲卫宣公一样刻薄无情。

公子朔痛哭流涕,声容并茂地向宣姜诉说:哥哥急子叫他儿子,并且说宣姜本就是太子妃,只是暂时寄存在卫宣公这里。待卫宣公百年之后,他会亲手收回失去的一切。公子寿立于一旁,渐渐握紧了拳头。

十几年了,岁月没有在宣姜花容月貌的脸上留下丝毫痕迹,但她雀跃的心,就像琥珀般的大眼睛永远失去了光彩。想起急子生母夷姜,因自己到来失宠自尽,和急子看向自己时眼角的冷光,她心惊肉跳。加上公子朔、公子寿渐渐年长,宣姜处于本能的母爱,在呼唤着她诬告急子。

满头华发的卫宣公,趴在堆积的公文间,愁眉苦脸时。宣姜走了进来,哭的梨花带雨,诉说道:急子试图非礼自己,不仅言明自己本是太子妃,而且说卫宣公也是纳了继母夷姜后,世间才有了急子。因果循环,宣姜理应顺从。

卫宣公十分恼火,决定除掉太子急子,可急子温和儒雅,声誉极佳,很难安排罪名。关键时刻,公子朔再次献计,派急子出使齐国,中途派人截杀。

公子寿得知详情后,亲自前往太子府,告知哥哥急子实情。急子英俊的面庞上,紧皱的眉头一闪而逝,落寞的感叹道:“又是出使~十几年前出使宋国,我失去了妻子宣姜。此次出使齐国,卫国就再也没有急子了吧”!

看着急子风轻云淡的神情,公子寿再次握紧了拳头,一个决定由心间萌芽、生根、成材。今时不同往日,昔日的卫国太子再无人问津。急子手持符节,落寞地走在道路之上。

“大哥,我为你饯行”!急子抬起了头,公子寿提着酒坛,正在向他招手。一丝温馨自心间弥漫开来,急子一扫儒雅风范,抱着酒坛痛饮。“咚、咚、咚”,急子喉结间传来一声声闷响,酒水洒的全身湿透了,他还浑然不知。一个求醉的人,是永远叫不醒的存在,急子再也不愿醒来了。

公子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捡起地上的符节,走向了通往齐国的道路。埋伏的刺客眼见符节,悍然出手,公子寿倒在了血泊之中,黄沙弄脏的嘴角牵扯出一丝得意的弧度……

阳光刺痛了急子的眼睛,他随手触摸地上的符节,可到手的只是一把黄沙。往昔温和的面孔上浮现了峥嵘的纹理,急子疯狂地奔跑在道路之上,他的心绞痛、绞痛、绞痛!“寿”!血泊中倒下的是灌醉他的弟弟公子寿,鲜血浸透了黄土,染红了符节,此刻符节在他眼中是如此的肮脏不堪。

急子发疯般地扑到了地上,捡起肮脏的符节,任由黄沙混着鲜血弄花英俊的面庞。然后冲向那群手持利刃的刺客,“我才是太子急子,为何要杀公子寿,为何啊!为何”!他拍打着黑衣人的肩膀,嘶声揭底地怒吼着,一把利刃一闪而逝。急子舞动地双手,无力地敲打在黄沙之上,黄沙和鲜血为符节染上了新的色彩。

“好~好~好,去领赏吧”!大殿内传来了卫宣公和公子朔的笑语,他们肆意把玩着肮脏不堪的符节。宣姜依旧如同仙子般坐在大殿之上,远远地望着肮脏的符节,琥珀般的大眼睛中亮光一闪而逝,一行清泪打湿了耳垂的秀发。他和她的儿都没了,可她一个弱女子,她能怎样?

公子朔心情格外美丽,急子之死意料之中,亲哥哥公子寿就纯粹是意外之喜了。卫宣公病逝了,公子朔如愿以偿继任国君之位,可一场叛乱后,齐襄王对他的统治力深表怀疑。

齐襄王同意出兵平叛,条件是:宣姜嫁给公子顽,急子的弟弟,稳定卫国局势。公子朔面对舅舅的请求,一口答应,宣姜再次被哥哥和儿子许配了人家。岁月留不下痕迹的面容上,没有丝毫表情,她穿上了红妆,最后看了一眼曾经暗喜的宫殿。“叮、叮、叮”,那年觉得好长的路,宣姜忽然觉得好短,一种思绪涌上心头:这条路如果可以走不到尽头多好啊~

西宁阳痿医院

呼和浩特肾病医院

河北风湿医院

河南口腔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