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蒜你狠让蒜农左右为难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3:46:58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“蒜你狠”,让蒜农左右为难

最近,少数农产品价格暴涨引人忧虑。记者就“疯涨的大蒜”在江苏邳州、射阳等地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,大蒜背后的游资,对于农民来说就像一个诡异的魅影。

客商在农村包地种蒜

大蒜上市季节,记者在邳州宿羊山等乡镇道路两旁看到,收购大蒜显然已经成为这里最红火的生意,蒜商简易的门市和拉蒜的汽车常常沿公路两旁延伸好几公里。

在一家大蒜收购门市前,宿羊山的本地收购商杨建强告诉记者,今年新蒜上市价格在2.6元左右,涨了一点,而陈蒜价格(现在6毫米规格的1公斤8.3元)低于4月的今年最高价11元,高于年初的7元。他认为,蒜价下半年是不会跌的。

在邳州,不少外地蒜商今年雇本地农民,包地种蒜。在徐楼镇附近的一个村,种蒜农户李正芳对记者说,去年种蒜的时候,一些山东蒜商直接来到村里,要求老百姓为他们种地,蒜商支付农民每亩2500元到3000元的报酬,一切成本全由蒜商提供,农民只管种就行,而种出来的大蒜要全部归蒜老板。“这样一来,村里种植面积比去年多了一点,但产量比去年略低——老板包了我们的地,这个损失他认。我们的收益,跟去年差不多。”不过李正芳也认为,今年减产陈蒜价格可能会更高。“我看了中央电视台报道,说要整顿蒜价。如果蒜价暴跌,蒜没人要,长远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农民——我还是希望现在这样的蒜价能稳定。”

更多蒜农的苦恼在于,他们不知道下一个蒜季是该“多种”还是“少种”。邳州碾庄一位蒜业公司老总说,多种、少种,主要看价格走向。他认为,今年农民种植面积虽有增加,但今年新蒜因天气寒冷已减产10%,因此来年蒜价必将再创新高,盲目扩种的农民必然增加。“我要是农民就少种点,但农民未必信我。”他笑笑说。

蒜价不可能回到1元钱时代

射阳、邳州一些大蒜经营户认为,以前的大蒜价值是被有关部门低估了,大蒜生产、运输、销售成本都在上升,绝对没法回到1元钱时代了。

“大蒜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机械化生产不了,1亩大蒜成本我算给大家听听:化肥450元,机械耕地100元,农药农膜50元,浇水4遍50元。人工成本当中,掰蒜种50元,种植100元,钩蒜50元,收获600元。蒜种175公斤乘以6元每亩为1050元,此外晾晒还有50元。这样,1亩田的蒜成本合计为2500元。大蒜产量平均1亩1吨,今年由于天气寒冷导致减产,产量只有900公斤,所以今年大蒜的成本价就应该在2.7元1公斤,老百姓卖个5.2元才收入多少钱?1亩田也就是2000多元。”

在城市超市里,每公斤大蒜常常卖到10元以上,蒜商对此有一套自己的算法。射阳一位蒜商对记者说,如果收老百姓5.2元1公斤,加上短途运输、包装、加工、收购、库存费用,掉秤缩水,每吨差不多1000元,这样成本价达到了1公斤6.2元。经销环节也有成本,差不多1元每公斤,这样成本达7.2元。再加上长途运输、税务、三级批发到终端市场的费用和利润,蒜价就达到了10元1公斤。

10元一公斤大蒜已经超过了生猪毛猪价格。一些蒜商向记者解释说,大蒜价值被低估了,贵过猪肉不必大呼小叫,在香港一头大蒜也卖过10多元,美国欧洲的猪肉也就是大蒜价格的一半。

应建调控基金和储备制度

应该看到,大蒜涨价对蒜农是有益的。中国大蒜产量占全球70%,出口是射阳、邳州、金乡等大蒜主产区蒜农主要的赢利手段。今年以来,中国大蒜产区已经取得了大蒜定价权,出口价格正成倍上涨。但是,在一个较短时间里出现暴涨,农民就很难受益。如果游资撤走,泡沫破灭,受损的一定是农民和小公司。此外,像大蒜这样的小品种价格上涨如果不控制好,万一传染给大宗农作物,就更加得不偿失。

但说到底,大蒜价格是一个供求关系问题,只有在价格达到相当高的点时,才会有游资来投机。为此,专家建议,在打击囤积投机哄抬价格的同时,政府还应建立蔬菜调控基金,并像猪肉那样建立市场储备制度,在大蒜价格猛涨时通过增加供应来平抑物价。(记者 周静文)

资金把大蒜当股票玩

大蒜身价暴涨,流通环节有一个不小的人为操纵空间。邳州一位蒜老板向记者透露,去年大蒜涨价以来,他周围多了许多苏南、山东带大钱来囤蒜建冷库的老板。他有一个朋友经营房地产,去年也掏了几千万元“下了蒜海”,利润高达100%。徐州经营大蒜10年的陈老板对记者说,一些人将投资大蒜看作是合伙玩期货、玩股票,赚钱后平分,去年行情好,他周围炒蒜的没有人亏。在邳州,大蒜冷库储存能力一下子从几万吨扩到了25万吨左右,蒜商们面露喜色地大量收购今年新蒜,然后存起来,只待来年好行情。

楼市降温、股市不景气,一些容易保管、数量不大、供求不平衡的农产品容易吸引过剩的社会资金。往返于苏鲁间的邳州籍金老板向记者透露,游资炒作大蒜的手段很多,比如大量囤积今年新蒜现货,大卖家串通联手在外省的现货市场进行虚假成交,并到处散布涨价信息,搞得人心惶惶,吸引中小蒜商跟风,造成过1公斤大蒜在短短几天就暴涨3元。

但是,邳州蒜商闫军认为,绝大多数的蒜商是守法公民,他们的所谓炒作是正常的贸易行为,而且存在很大风险,他本人前年就亏得把房子车子全卖了。

省物价部门有关人士对记者说,大蒜价格应该由市场调节,但大蒜这样猛涨并不正常,政府有关部门在合适的时候将展开调查和清理,掌握流通环节加价,打击垄断、囤积,打击投机炒作。而记者注意到,《价格法》确认可以处罚的行为主要是“相互串通”、“哄抬价格”,对其罚款最高可达100万元。但是,要认定相互串通、哄抬物价,难度不小,特别是涉及到“游资”如何界定,恐怕还需要银行的支持。

中彩易彩票

青云传仙途服

神曲h5手机版

推理学院单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