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拥抱很长思念很浅伤感爱情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15:34:19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1

时光虽然无情却也多情,它能够让已成陌路的两人,重新相遇相知并相爱。

钟尔南在一天夜晚尾随林巧,而且将她救走。之前,他们已经有近九年没有对方的任何消息。

富丽堂皇的饭店门外,几个男人围着林巧,又拉又扯。钟尔南大步流星地走过去,她就像个小孩一样被他牵着离开。林巧喝醉了,她的醉酒钟尔南再熟悉不过,保险公司业务员,有几个不能喝,又有几个没喝醉过?

当年,他就是因为林巧的工作才和她分手的。他见不得她醉,尤其是醉倒在某个男人的臂弯里。事后,钟尔南承认自己是矫情了。可是,年轻的爱情大都矫情。相爱时,他们只不过二十出头。

男人的英雄救美背后,往往有点图谋不轨。只有钟尔南对她,干净清白,就算不爱了,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欺负。这一晚,钟尔南没回家,打车去宾馆开了间房,把迷迷糊糊的林巧抱上床,他守了她一夜。

其间,林巧吐了,衣服和地毯都弄脏了。钟尔南叫来服务员,收拾房间,又让她帮林巧把衣服脱了拿去干洗。其间,竹君打来电话,问他什么时候回家?他说今晚不回去了,陪领导打牌。

林巧的手机一次都没响过,他由此知道,在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夜里,除了他,再也没有哪个男人在乎她的喜怒哀乐。

钟尔南记得,分手的时候,林巧远走高飞,飞去哪个城市都不肯告诉他。她做得很绝,明显是要和他永不相见。但就在前几天,他听说林巧回来了,告诉他这个消息的,正是竹君。

钟尔南猜不透女人的心思,或许竹君这么做,只是无意,要么就是为了考验一下他对她的爱。可是,很多时候,爱情真的经不起考验,尤其是男人的爱。

2

七年前,钟尔南天南海北地找林巧,找到桂林,他认识了竹君。他花了一个晚上和竹君讲完他和林巧的爱情。竹君说,都分手两年了,你还放不下啊。

钟尔南说我只想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,是我把她打跑的,那天我喝多了。

竹君说,那我帮你留意一下吧。

她是个导游。钟尔南最先爱上的是她的职业,竹君的职业或许能帮他找到林巧。他把林巧的照片给了竹君,他说他手里只剩下这一张了,其他的都被她带走,或者撕毁。钟尔南舍不得,特意交代,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它,无论找不找得到林巧,你都要把照片还给我。

竹君说好。

他们是因为这张照片才一直联系下去的,从夏天到次年开春,林巧依然杳无音讯,这让钟尔南觉得疲倦,慢慢地就失望了,于是他决定放弃。恰巧是三月,旅游淡季,竹君正和他待在同一个城市。钟尔南找她要照片,竹君说,再爱也都过去了,你已经做得很好,没什么想不开的。

钟尔南说,不是爱,就是觉得欠她个交代。

不是爱。正是这句话,让竹君敞开了心扉,她说尔南,其实我喜欢你。

她被这个男人的深情和执著所打动,钟尔南沉默的样子,让她觉得他很像一艘古旧又牢靠的船,她想做个舵手,在他的怀里扬帆起航。

他也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了,钟尔南说,我想按揭买套房,就是首付还差点。

竹君把银行卡递过去,房子算我一份。

3

林巧回来一年了。她是为了一个男人回来的,但这个男人不是钟尔南。之前的八年她在深圳。

怕是老了吧,她想。八年的孤单忙碌的生活会让一个女人苍老,正巧,有个男人说,如果你想回来,我能够给你安排份稳妥的工作。

林巧答应了,她重新回到阔别八年的西安。触景生情在所难免,只是岁月太长,淡了情,荒了爱,剩下的就只是那么一点恍惚的记忆。她没想过去找钟尔南,更没想到在谈保险的时候能碰见竹君,竹君是为钟尔南买的保险。如果不是林巧被合同上的名字刺了眼睛,竹君一定不会把眼前这个女人对上号。

她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回到家,竹君也没说这事。第二天,钟尔南拉着她去民政局扯证,竹君一路上都在哭,钟尔南笑话她,你这个样子,人家还以为咱俩是来扯离婚证的。

竹君是高兴,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,没和她打任何招呼,钟尔南就把她娶了。她措手不及地跌进巨大的幸福中,喜极而泣罢了。

紧接着是盛大的婚礼。婚宴的前几天,竹君找了个借口给林巧打电话,开始一直都在询问保险事宜,末了她才说,我要结婚了。林巧说,恭喜啊,你孩子的保险,我先预约了。

对林巧回来的消息,他的反应一如竹君料想中的平静,他轻轻地哦了一声,又问,她现在做什么?

竹君说,老本行,还是保险,以后咱孩子的保险就找她办吧,放心。

4

如果不是钟尔南出现,林巧想她应该会爱上那个给她工作的男人,她也正在爱的路上,尽管爱得有点步履艰难。

醉酒的次日早晨,林巧说,我没事了,你一夜没睡,赶紧回家休息吧。

他说对不起。这声拖了九年的抱歉,他终于说出来。他说,那天刚打完你,我就后悔了,心里很疼,你跑出去之后,我连着甩了自己十几个耳光。

钟尔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林巧一直捂着自己的左脸,那滚烫的疼清晰如旧。她说你不应该打自己,你应该出来追我。

林巧还说,你以为我愿意卖保险啊,我还不是想多赚点钱。

九年前,钟尔南大学刚毕业,还没找到工作,所有开销都是林巧一个人负担。她是中专生,比钟尔南早几年踏上社会。越是年少轻狂,越是不容女人触犯他的尊严,其实林巧已经做得很小心了,她从不和他提钱,即使有争吵也会绕过这个字。但钟尔南就是敏感,有时候他偏要把话题往钱上扯。

伤人伤己的话说得多了,哪有不分手的道理。

钟尔南一直觉得他欠她的,从相爱的第一天开始,一直欠到现在,总共欠了将近十四年。

他说我想请你吃顿饭。林巧笑了,这顿饭有意义吗?我很忙,没时间去做没意义的事。

看似轻描淡写的拒绝,实则是她心里还有他。钟尔南说,有意义,因为我从来没用自己挣的钱请你吃过饭。

林巧答应了,吃饭而已,她在心里对自己说,你别想太多了。

钟尔南带她去最高级的饭店,可以坐十个人的包间,他们面对面,中间的大圆桌上点满了菜。这顿饭花了一千多块,其间林巧出去接了个电话,钟尔南埋单时,服务员告诉他,那位小姐已经把账结了。

钟尔南很生气,他说林巧你至于这样吗?你是不是非让我难过?

她说没什么,我只是不习惯不相干的男人为我破费。

不相干。钟尔南点点头,他懂了。

5

林巧辞了工作,她决定不爱那个男人的时候,就不想继续接受他的恩惠。男人说,即使我和你之间没有可能,你也没必要这样。你太冲动了。

这是她为钟尔南最后一次冲动,冲动之后就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理智。钟尔南蜻蜓点水的短信,在她的心里掷出一个又一个涟漪,可她不动声色。钟尔南只是关心她而已,你没工作了,以后怎么办?

林巧说,找个大款嫁掉。

他说,在你嫁掉之前,给我个机会照顾你,就当成朋友或者知己,行吗?

林巧说我不缺钱,在深圳那几年,我赚了很多钱。

他们都是在分手后铆足劲赚钱的,林巧是为了麻痹自己,钟尔南是为了跑遍全国各地去找她。林巧想,她什么时候可以停下来不当工作狂了,她什么时候就不爱钟尔南了。

可是,在她真的闲下来的这个冬天,在和钟尔南同一片天空下的城市里,她还是有点招架不住了。水管爆了而已,她可以找工人来修,但她却给钟尔南打了电话。

九年前的生活就是这样,那间旧屋的水管经常爆,每次都是钟尔南修好。作为奖励,她会亲他一下。九年后,这个男人再次给她修了水管,并且问她怎么奖励,林巧不答,他就走过来拥抱了她。

这个拥抱很长很深,如分手后的那些岁月一般,带着思念和牵挂。钟尔南一直不肯松手,林巧也不想松,如果倒退九年,无论他结婚与否,她定会再冲动一次。然而,光阴的齿轮就在这一刻无情地滚进林巧的心里,硬生生地把她推进现实。

她说,我还有事,马上要出门。

钟尔南放开她的下一秒,林巧转身吸了一口气,连同泪水和爱,一声不响地全都吸进记忆里。夕阳斜照的小房间,他与她,默默地享受着时光里的片刻安宁。

这已是红尘眷顾他们的最美的句号。

L-天门冬氨酸厂家

汽车3D打印机

五金工具erp系统

抑尘车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