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他征服秦始皇的母亲自称始皇之父下场如何呢

发布时间:2019-06-29 19:44:32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嫪毐能成为秦始皇的假父,源于他那男人观之瞠目,女人盼之巅狂的大杀器。

秦国咸阳,吕不韦丞相府,殿堂、楼阁、园林,布局紧凑,各组建筑自成庭院。秋夜,主庭和别院里无不灯火辉煌,衬托主人的无上权势。

华服青年嫪毐,巍巍立于牛油火焰照耀的大堂之中,从各个角度看去,气度不凡的魅力吸引着淫男痴女的眼球。

嫪毐脱去华丽的衣冠,只留裆下一片白布,露出他虎豹一般的身躯,每一寸肌肉似乎都在有力地抖动,野性十足的体型更有一股真汉子的味道。

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完美的体型之上,却是眉清目秀,始终面带微笑,招人喜欢。

在场所有男宾女仆纷纷惊叹,无不为其雄壮体貌所倾倒。

当嫪毐褪去最后的遮羞布,“哇哇”叫声不绝于耳,嫪毐以其冠绝天下的大杀器,让丞相府的男女大开眼界。

几个天仙般的侍女,款款而来,以口技为嫪毐的大杀器造势,一盏茶功夫,大杀器便状如牛鞭,及其雄健,众人叹为观止。

接着家臣搬来一个木质大车轮,只见嫪毐将大杀器放入车轮的轮轴之中,运足丹田之气,竟然左右转动车轮,这一幕让在座者瞠目结舌,惊骇不已。

丞相府立时爆发欢天喝彩声,气氛炽烈,此情此景,让人永生难忘。嫪毐的大名,次日便响彻咸阳城。

很快,嫪毐便被吕不韦施以“腐刑”(阉割),然后送进宫,以内侍(宦官)之名义,服侍守寡的太后赵姬。

嫪毐的大杀器,立即让赵姬“绝爱之”,爱不释手,嫪毐因此青云直上。

在太后的授意下,嫪毐被封为内史,吕不韦再暗中支持,其他人反对也无效。

内史,相当于今天北京市市长,当时的内史不但掌管咸阳城,整个关中都属于内史管辖范围。

过不了多久,嫪毐又升为九卿之一的奉常。

奉常,九卿之首,掌管宗庙朝仪,我们所熟知的太史,也受奉常节制。也就是说,这段时期的历史怎么写,嫪毐说了算。

至于空缺出来的内史一职,也由嫪毐的死党肆担任,嫪毐的势力膨胀。

过了几年,嫪毐与太后赵姬生了两个儿子,为了掩人耳目,嫪毐一家搬到了关中西部的雍都。

雍都是秦国旧都,有四百多年的建都史,是秦国历史上建都时间最长的地方。这里人口众多,经济发达,但是离咸阳比较远,的确是适合嫪毐的好地方。

这个时候的嫪毐,土豪心态,他自称是始皇的假父,行事以天子自居。

接着,嫪毐还被封为长信侯,由于吕不韦是文信侯,嫪毐在信字前面,加上代表大和高的“长字”,大有超越吕不韦的意味。

有了侯爵的尊称,嫪毐自然少不了封地。

嫪毐的封地,说起来实乃战国之势面积最为宽广者,除了早期得到的山阳地,后来太后把太原郡和河西郡都封给了他。

太原郡是赵国旧都晋阳所在,河西郡则是秦晋(魏)争夺了几百年的大好地方,几个地方的土地面积加起来,相当于东方一个诸侯国的大小,于是嫪毐的封地又称“嫪国”。

嫪毐首先是割据了雍都,这个秦国建都时间最长的地方,秦国宗庙所在,成了嫪毐的老巢,他在这里与太后生了两个儿子。

接着,嫪毐得到了太原郡和河西郡,这两个地方合起来称为“嫪国”。

当时秦国总共约十四个郡,嫪毐大概占了两个半,而且都是比较富裕的地方,嫪毐绝对有资本向始皇叫板。

嫪毐有了侯爵身份,又有广大封地和丰厚资产,下一步便是笼络秦国大臣,与他一起谋反。

秦国官制是三公九卿制,三公是相国、太尉、御史大夫。

相国,吕不韦上任之后,一直霸占这个职位。

太尉(国尉),掌管军事,兵权在手,权利极大,可惜自武安君白起之后,秦国很长时间不设太尉。

御史大夫,在始皇登基之前,娶了楚国公主,始皇安排楚国公子昌平君担任这个职位。昌平君此人,为人低调,从不反对其他公卿的意见,更不结党营私,但与吕不韦和嫪毐都保持着距离,虽然身居高位,却总是被人忽视。

接着是九卿,九卿当中,有两个卿是负责军事方面的,如果嫪毐要造反,必须要控制这两个卿之一。

郎中令,负责王宫的安全,统领王宫内部的禁卫军。如果嫪毐能控制郎中令,那秦始皇的的性命就握在他手上了。

当时担任郎中令的是蒙毅,也就是蒙骜的孙子,蒙恬的弟弟。蒙毅乃将门之后,秦帝国的死忠,不是钱财美女能够买动的,更不是太后淫威所能动摇的,正所谓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

控制不了郎中令,嫪毐就退而求其次,控制蒙毅的副手之一,中大夫令齐,总算在王宫内部安插了一个很牛的内应。

除了郎中令,九卿之一的卫尉,负责王宫之外的防务,掌管王宫外围的禁卫军,手中同样拥有兵权。

嫪毐还真有点手段,把卫尉竭收买了。嫪毐若是造反,王宫外围的禁卫军不但不会阻拦,而且还会转身杀入王宫。

由于王宫内外的禁卫军,平日主要持有剑这种短兵器,戈、矛这些更大的杀伤性武器则被控制使用,于是嫪毐又收买了掌管武器的官吏佐戈竭。

在咸阳,嫪毐的人还有内史肆,掌控整个关中的防务。

现在我们来给嫪毐设想一下,一旦在咸阳造反,会经历怎样的过程。

首先,卫尉竭从佐戈竭这里取得大量戈、矛等杀伤性武器,然后统领王宫外围的禁卫军,一举杀入王宫。

然后,中大夫令齐作为内应,将郎中令蒙毅斩首,夺取王宫控制权,最后生擒或者斩首秦始皇。

而内史肆,则尽力控制咸阳城的局势,不让外围勤王的军队进入,同时扫清吕不韦和秦始皇的簇拥者。

由于在几个关键位置上都有自己人,嫪毐的确有胜算不小,但是嫪毐始终没有依照以上的步骤来实施政变,有两层原因。

第一,即使有中大夫令齐这个内应,卫尉竭也未必斗得过郎中令蒙毅,若是没有外围力量介入,王宫内部的禁卫军实力还是要更强一些。

第二,内史能在短时间内控制咸阳城,可是时间长了,城内各派势力若知道嫪毐谋反,吕不韦家僮(雇佣军)就有上万,其他支持秦始皇的人也不少,恐怕内史肆难以长期和全面控制咸阳。

当然,嫪毐心中还有一个b计划,这个b计划嫪毐觉得更为有把握。

始皇很快就满二十二岁了,到时候始皇必然亲自到宗庙所在雍都举行冠礼大典,届时嫪毐便坐镇主场雍都,趁举城欢腾,人人酒酣耳热之际,尽起党羽,发动叛变。

始皇冠礼的日子终于到了,数万人的队伍从咸阳出发,逆渭水而上。

但见船骑并往,水陆双行。

少年始皇坐于巨大的龙舟之上,龙舟仿照咸阳宫所造,外观如宫殿,内藏宫女禁卫,鼓乐歌舞,戒备森严。

随行大小船只三百余条,首尾相接一百余里,两岸挽船之纤夫达两万余人,喊着号子声势浩大。

两岸骑兵步卒,顶盔冠甲,守护前行,但见旌旗蔽野,剑戈如林。

船队夜则秉烛,照耀如同白日,气势庞大,整支队伍有如一条巨龙,神气活现地驰往雍都。

渭水上游,雍都城外三十里,嫪毐率众亲迎始皇船队。

几年养尊处优,嫪毐的体型略显成熟,脸庞依旧俊秀,华冠之下隐现虎豹的体型。

这几年在雍都发号施令,嫪毐比之几年前,多了几分王室气质,增了几分帝王威严。若只论相貌,嫪毐无疑是配的上天子这个称号的。

不仅是嫪毐有气场,他的数千家僮,个个衣着光鲜,披金戴玉,与崇尚黑色的秦人大相径庭,可见嫪毐为笼络人心,绝对是抱着“千金散尽还复来”的心态。

始皇冠礼之日,嫪毐在雍都和咸阳两地同时发动叛乱,他自己坐镇雍都指挥大局,咸阳则由卫尉竭召集叛军谋反。

雍都宏伟的祈年宫,秦王旌旗招展,文武百官三呼万岁,声闻数里之外。

盛大的加冕仪式背后,嫪毐的叛军开动,雇佣军数千,戍守雍都的数千军队,门客上千,再加上高原上的戎人数百骑,一万多人将城堡一般的祈年宫围住。

嫪毐连高原上的戎人都笼络到一部分,足见他的手段不凡。

不过嫪毐并不知道,祈年宫内,除了数千禁卫军,居然隐藏着从东方边境调回来的三万铁军。这三万人通过各种方式偷偷进入祈年宫,他们都是久经杀阵的战士,而且全部都是关中老秦人,他们个个临危不乱,且忠诚可靠。

三万铁军的统帅,不是任何一个嫪毐熟悉的人,而是楚国宗室,御史大夫昌平君和他的弟弟昌文君。

昌平君和昌文君,都是楚考烈王的儿子,当年楚考烈王在秦国为质十年,娶秦昭襄王的公主为妻,生了这一对儿子。后来楚考烈王回国即位,将昌平君和昌文君以及他们的母亲都留在了秦国。

始皇知道嫪毐收买了很多大臣,为了防止领兵者被嫪毐收买,始皇特意启用两个嫪毐想不到的楚国公子,担此大任。加上御史大夫昌平君为人太低调,府上只有区区家僮几十个,谁能想到他得到领兵的机会,此事也因此瞒过神通广大的嫪毐。

在对付嫪毐一事上,吕不韦秦始皇意见一致,吕不韦非常配合,他自己在咸阳留守,准备配合始皇进行平叛。

当嫪毐的雇佣军,遭遇浴血奋战锻炼出来的秦国正规军,说以卵击石也不为过。

雇佣军丢下数百具尸体,四散而逃,这些领着高薪的人,滥竽充数的也不少,一到生死关头便原形毕露。

而雍都守军,慢慢搞清楚了叛乱的状况,纷纷反戈。

至于上千门客,自然也是混口饭吃的居多,都是识时务的俊杰,自然不肯拼命。

倒是那些山上下来的戎人,勇猛作战,在秦军的强弩面前全部阵亡,算是报答了长信侯对他们的厚待。

仓皇失败中,嫪毐丢下太后赵姬和两个儿子,带领数十骑,怀揣一半期望,奔咸阳而去。

其实嫪毐的表现,已经相当了得,发迹短短几年,势力就如此举足轻重。可惜嫪毐最失策的地方,就是未能在军队中拉拢一位掌兵权的将军。

吕不韦拉拢蒙骜,长安君成蟜拉拢将军壁,都让他们如虎添翼。

只是秦军当中这些血性军人,对荣华富贵并不太在意,他们最关心的是战功,自然是不会在铜臭面前屈服,不愿投奔嫪毐这个外人。

再看咸阳这边的情况。

嫪毐在雍都发动叛乱的同时,咸阳也发生了一场恶战。

卫尉竭、内史肆、佐戈竭,中大夫齐,在始皇冠礼这一天,发动了叛乱。

与雍都一样,始皇在咸阳,也调回了三万铁军。

而这次指挥三万大军在咸阳平乱的大将,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魏国人尉缭。

启用尉缭,也是被嫪毐逼得没办法,始皇和吕不韦也不能确定,嫪毐到底成功收买了哪些人。尉缭身份特殊,肯定没有被嫪毐收买,此亦是一种障眼法,反客为主,让嫪毐防不胜防。

尉缭此人,深通兵法,其传世兵法《尉缭》,一直流传到今天。始皇阅人的眼光,自是不言而喻,后来提拔尉缭为国尉(太尉)。

兵法大家尉缭,手握三万精兵,又得到郎中令蒙毅支持,这些卫尉竭、内史肆、佐戈竭,中大夫齐之流,自然是毫无还手之力。

嫪毐人还没到咸阳,咸阳就被尉缭控制了,嫪毐只得带领数十骑,试图逃往嫪国。

雍都这边,始皇加冕之后,气定神闲下令:生擒嫪毐,赏金百万钱,死的也赏五十万!

战国末期一个佣人一年薪资是三千钱上下,赏金百万钱,相当于一个佣人干三百三十三年的活。

巨大的悬赏前,关中人人争先恐后捉拿嫪毐,就连宫廷中的许多宦官,都想办法出城寻找金矿。

不出意外,嫪毐被生擒,在咸阳的闹市中,车裂之(五马分尸),大杀器随之覆灭。嫪毐家族,满门抄斩,一个不留。

嫪毐的两个儿子,装在麻袋里面,残忍地活活摔死,即“囊扑杀之”。

始皇母亲赵姬,死罪免了,终身囚禁在萯阳宫,始皇下令“敢为太后求情者,杀无赦”。当时许多大臣为太后求情,谁料始皇受伤害太深,谁求情杀谁,一连杀了二十七个大臣。

至于那几个嫪毐的死党,卫尉竭、内史肆、佐弋竭、中大夫令齐等,二十人全部斩首示众。

而此次参与嫪毐叛乱的各色人等,有四千多户,共两万多人,全部贬为官奴,发配蜀郡,嫪毐叛乱得以平息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大奶熟女

丝袜图片

画美少女